史上最无助的求助(满眼尽是血河泪,不是铁汉请莫看,否则流泪别埋怨)(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4日
       没有任何的两间灾民房。我也总算有了一个暂时可以栖身的自己的家。在我回到铁古老家的第二年, 又因为旱灾和我的管理不善而大面积减产, 我因此又欠下了村里三百元钱左右的提留款。眼看我的生活越来越举步维艰, 我就只好离开了生我而又短暂停留的铁古老家, 外出谋生。在我外出谋生期间, 因我欠了村里六百元钱的提留款, 村里就把我的两间灾民房给私自处理了, 就连宅基地也给挖了, 而且还没有一分钱补偿。我们村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欠村里提留款呢, 为什么只处理我的房子, 我就不明白了。或许是因为那些人都是村队干部的亲属吧, 亦或是我只是个孤儿, 没有背景的的原因。我东飘西荡地流窜了大江南北和黄河两岸近半个中国, 最后终于在亲戚的安排下在上海暂时立住了脚。几年以后, 我也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老家探亲了, 在1997年秋我终于请了一个长假回到老家探亲。在看望了我母亲和疼我的大姨以后, 我母亲和我大姨都问我去看望了我姑母没有, 当她们听说我没有去看望我的姑母的时候, 她们都对我说‘小超, 你应该去看望一下你的姑母, 因为不管怎么说都是她把你养大的’。我听从了我母亲和我大姨这两个慈祥的长辈的话, 立即去看望了我的姑母, 因此也埋下了我噩梦的种子。我在我姑母家巧遇了我二表姐的儿子, 我姑母让我跟我二表姐的儿子一起去我二表姐家做客玩玩, 顺便认识一下我二表姐的新家。因为很多年已经过去了, 我也已经不再记恨我的二表姐了, 也因为我没有能禁住我姑母的怂恿和我二表姐的儿子的盛情邀请, 便跟随我二表姐的儿子一起去了我二表姐家。在我二表姐家做客期间, 我的二表姐夫兼我的本家堂哥的武运香这个寝室不如的畜生听说我在外边打工挣了点钱, 就假装很热情的要为我买房子, 我的二表姐也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坑我。我想到大家都是这么重的亲戚, 就轻信了他们。我1997年把我用血汗挣来的两万九千元钱给了他们, 他们却一直拖到了1999年才为我买了房子, 并且从中贪污了七千元钱。如果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倒也无可厚非, 算不了什么大事, 可是更大的阴谋却在后边。我1998年经姑母和媒人介绍和我唯一的妻子结了婚, 1999年有了我的大女儿。因为我的大女儿非常的爱哭吵夜, 我不能正常上班, 也因为左邻右舍都有意见, 我和妻子迫不得已不得不多次搬家来避免和邻里之间的矛盾。2000年我又添了一个儿子, 因为诸多原因, 因此我的生活也越来越窘迫, 我的妻子也厌倦了和我东飘西荡地频繁搬家的生活, 就坚持让我们一起回到我们自己买的房子里住。因为不管怎么样, 那都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家。谁知当我打电话给我的二表姐夫兼本家堂哥的武运香说明我的意图的时候, 武运香却支支吾吾地说我的房子没有整理, 暂时没法住人, 让我们一家都先到他位于迪沟的家里暂住。因为他们一家都搬到颍上管仲公园去了, 位于迪沟的房子在空闲着, 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我因为不明就里, 也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 更因为不知道家里的具体情况, 就轻易的听信了他的安排, 也因此揭开了我噩梦的序幕。当我回到迪沟以后才知道原来武运香夫妇把我的新房子当成了他的工人宿舍和食堂, 里边支了大锅和搭建了简易的床铺。我的新房子更是被他们搞得支离破碎, 一塌糊涂, 而且就连房子的钥匙都不知踪迹。在我回到迪沟没有多久, 因为我上海的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我就暂别了我的妻子和儿女回到了上海。当时我的妻子哭着喊着非要和我一起去, 我还安慰她说我只去几天, 会很快回来。
       谁知就在我离开后没有几天,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却在一天深夜谎称有病, 让我的妻子给他送一瓶开水。当我的妻子在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送去了开水即将要离开的时候,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又手捂着头假装“哼哼”地骗我的妻子去他的抽屉里给他拿药。当我的妻子非常善良的去帮助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的时候,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却趁机强行糟蹋了我的妻子。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糟蹋在糟蹋了我的妻子以后, 为了堵住我的妻子的嘴, 又卑劣地谎称要给我的妻子钱作为补偿。我的妻子同样的轻信了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的话, 当我的妻子去向武运香要钱的时候,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却又一次强行地糟蹋她, 事过以后却只给了一百元钱。当我的妻子质问他为什么只给一百元钱, 难道她只值一百元钱的时候,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居然说出了‘那能给你多少钱, 妓女只要三十元钱就可以了’这样无耻的话。我的妻子心有不甘, 就威胁说要告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却得意地对我的妻子说‘你告不了我, 因为你没有证据, 也没有人会给你作证, 更何况我还是一个结果扎的男人, 大家只会笑话你是一个神经病’。我的妻子又威胁说要告诉我。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在听了我的妻子的话以后, 不但毫无畏惧, 更是嚣张地说‘你告诉他也没有用, 我有钱有势, 我哥还在南京军区司令部当大官, 他一个孤儿知道了也不能怎么着我’。我的妻子在最后关头只好继续威胁说要告诉我的二表姐。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却更加嚣张地说‘你告诉她更没有用, 她也不会跟我离婚, 因为她又老又丑, 又贪图我的家产。她还会恨你, 还会认为是你勾引我的, 因为她会认为是你想要我的钱。我劝你不要闹了, 因为闹到最后反而最惨的就是你, 阿超知道了肯定不会要你, 会赶你走, 到那时候你的两个孩子也惨了, 因为阿超还这么年轻, 他肯定会再给你的两个孩子找一个后妈’。当看见威胁和耍赖都无济于事以后,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又使出了一个更坏的诡计对我的妻子说‘你不要闹了, 干脆这样, 我的三间门面房子也要卖了, 你只有一间门面房子, 不如你给阿超打电话商量一下, 你们留下我的三间门面房子, 卖给人家十二万, 卖给你们只要十万, 把你们的一间门面房子卖了, 余下的钱我可以赊给你们’。我的妻子看到事已至此, 再闹也于事无补, 再说她也怕事情闹大, 也就只好就此罢休, 如果事情就这样了结了,

也就不会再有今天这个真实的故事。我的妻子打电话给我以后, 因为我不明就里, 我就赶快回来处理这件事情。在餐桌上, 我亲自跟武运香确认了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 事隔十年之久以后,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我是这样对武运香说的‘俺哥, 听小琴说你要把房子赊给我们, 卖给人家十二万, 卖给我们只要十万, 是真的吗’?武运香当时一边吃着我妻子烧的香喷喷的饭菜, 一边跟我确认了这件事情。看见武运香这么爽气地答应了, 我当时虽然感到有些意外, 但是却也没有多想, 还天真地以为是以为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的原因呢。记得当时在听见了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的话以后, 我又感激零啼地说‘俺哥,

我们也不想占你的便宜, 因为我们是赊账, 你的房子卖给人家十二万, 我们也给你十二万, 我的房子卖掉以后再加上我的积蓄, 然后再向别的亲戚借一点, 先给你一半, 余下的我再慢慢还你, 一年还你两万, 你看可以吗’?武运香当时并没有一口答应, 而是对我说要回去考虑一下, 还说也要和我的二表姐苏兰商量一下再给我答复。其实我当时心里非常清楚, 武运香这个畜生的房子最高也就只值十万零五千, 因为那是很多买家中出价最高的一个。当时还是我亲自接待的呢,

那是一个做榨油生意的, 迪沟房地产交易中心的汤纪友做的中间人。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 我可以吃这个哑巴亏, 哪怕更大的亏, 前提是只要他从来都没有侵害过我的亲人。过了两天, 武运香和我的二表姐苏兰一起来了, 说他们经过商量以后都同意了, 让我赶快准备钱。我当时听说了以后连饭都没有吃, 就急忙骑着摩托车满亲戚家借钱。当我怀揣着借来的一万五千元钱回到家里交给了武运香的时候, 武运香又转手交给了苏兰清点。我又让我的妻子赶快从屋里拿出了我们原有的九千元钱也一并交给了武运香夫妇这一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苏兰清点了两遍以后都说少了七百元钱, 武运香在清点了两遍以后也说少了七百元钱, 又让我自己亲自清点。我清点了一遍以后, 确实少了七百元钱, 我二话没说又让我的妻子从屋里再拿七百元钱出来交给了武运香夫妇。武运香夫妇当时还假装好心地让我打电话问一下是不是落在我大姨或者我母亲和二姐家了, 我的妻子也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却固执地说‘算了吧,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之所以不想打这个电话, 因为我觉得那样很难为情, 也显得我很小气。谁知当我把房子也卖掉了以后, 武运香和苏兰这一对狗男女却背信弃义便卦了。在以后的时间里,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看出了我的妻子非常软弱善良这个弱点, 又利用威胁利诱等卑劣的手段又多次糟蹋了我的妻子, 直至我们搬离了他的房子, 在以后的日子里, 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又多次厚颜无耻地到我们家里蹭饭。多年以后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又多次卑鄙地欺压和算计了我。自从我的妻子被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祸害而我们又失去了房子以后, 我的妻子开始经常失眠加上头痛, 多次在半夜里被恶梦惊醒。我妻子的脾气因此也变得越来越暴戾, 我和妻子之间的矛盾便越来越多。在失去了房子以后, 我又在多次搬家的过程中感染了乙肝, 我和妻子之间的争吵也越来越多。直到十年之后发现我的病越来越重, 我们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窘迫。我的妻子因为心中有苦无处倾诉, 所以她的心里非常压抑。她即不敢告诉我, 又不敢告诉娘家人, 更不敢告诉她的闺蜜好友和同学, 因为我的妻子既怕失去我和两个孩子, 又怕娘家人和闺蜜好友会笑话她, 因此我的妻子只好把苦藏在心底。在和我一次剧烈的争吵之后, 恰好又有十多年前经亲戚介绍被我的妻子拒绝的人多次来激发引诱她, 我的妻子就像溺水的人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天真地以为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心底压抑的人, 她再一次落入了陷阱。
       又一连两次被凤台县杨村乡的年子和苏纯硕这两个猪狗不如的杂种畜生联合陷害, 这两个畜生经常地往我妻子的手机和QQ上发引诱的污言秽语, 也终于引发了我和妻子之间更大的冲突, 十年前我的妻子被武运香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如何祸害的事情也终于浮出水面。”我十年之后知道了武运香糟蹋自己妻子的事情, 被气的乙肝和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同时发作, 在压迫和欺凌还有疾病面前,

我并没有气馁, 反而毅然地走上了我为人人, 人人为我, 敢为天下的公益之路。我希望自己的行动可以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 可是我的妻子却离开了我。可是偏偏天不随人愿, 我却在这时乙肝和糖尿病还有肾病和眼病等并发症同时发作, 又因为受了风寒, 已经连续咳嗽了一个多月, 阜阳二院的医生说我的肺部可能也感染了。而我的儿子也在前几天多次流鼻血, 我不敢怠慢, 急忙带着儿子来到了合肥,

我想带儿子去儿童医院检查, 可是我却已经囊中羞涩, 只有几百元钱了。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偏偏我在来到合肥的半路又发烧了, 是我儿子和女儿用湿毛巾给我捂住头, 我才总算坚持到了合肥, 我第二天早晨起来却突然头晕摔坐到地上, 我本来认为休息一下就会好了, 谁知到了中午, 我的病情却更加严重了, 鼻子一连好多天流了很多血, 咳嗽的痰中也有了很多血丝。医生说我已经极度虚弱。现在我带着两个孩子无家可归, 我的两个孩子更是无学可上, 我们父子女三人整天只能靠从阜阳带来的小水果在街头卖和捡废品卖为生, 天下之大, 只有废墟才是我们的家, 因为很多保安都会驱赶我们。在我们来到合肥的第三天, 眼看我的病越来越重, 生活也无以为继, 无奈之下, 我只好打电话给我的前妻, 我想让她来合肥把两个孩子带走。因为我真怕我突然之间病死街头, 如果是那样的话, 我的两个孩子将会成为无依无靠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可是在我的前妻刚来到合肥的当天下午, 她就让我赶快到医院去, 由她来帮我看水果摊。我听从了前妻的建议, 安医附院的护士一听说我有肝硬化, 糖尿病, 白内障, 尿毒症, 手脚麻木, 鼻子流血和痰中带血等很多症状, 当即拉了一下口罩说‘你妈的, 你怎么这么多病, 一科一科的看吧’, 我便去挂号了 。
       谁知我刚离开不久, 我儿子就哭喊着打电话给我说:“爸爸, 你快回来, 我妈妈被抓走了,

电子秤也被他们抢去了。”我病都没有来得及看就急忙回去向两个孩子问明情况, 原来我的妻子是被合肥市瑶海区方庙中队的城管给抓走了。我又急忙拖着病重的身体赶到合肥市, 瑶海区方庙城管中队, 不料那里的工作人员却连给我一个说明情况的机会都不肯给。我只好以自己的病残之躯换回我的前妻, 让她回去照顾两个孩子。我多次请求合肥城管方庙中队的工作人员给我一个说明情况的机会, 甚至说出了要把两个孩子也一起带来等候合肥城管方庙中队的工作人员给我一个说明情况的机会。不料合肥城管方庙中队的工作人员却脱口而出‘说我想讹人, 还说每个人都有情况, 他们既不是民政部门, 也不是慈善机构’。
       更离谱的是, 他们还无中生有的栽赃说‘有人反映我天天都在那里摆摊’。我真是弄不明白, 我们刚来合肥都没有三天, 怎么会有人反映我们天天都在那里摆摊。当他们没收了我的电子秤放我回来以后, 我的前妻告诉我说‘城管先打了她, 还恐吓她’。我病情稍有好转以后, 我去找他们反映情况, 不料合肥城管方庙中队里的工作人员却说我‘你为什么不老早准备好摄像机和录音机留下证据, 现在谁能证明你说的话’。现如今看来, 我的妻子离开我是对的, 她也早就应该离开我了, 因为就连已经离婚了, 我却还要连累她被合肥城管方庙中队的工作人员又打又抓, 还说要把我的前妻抓到里边好好的收拾她。通过以上种种, 我总结出一个道理, 那就是像我这样的孤儿或者可怜软弱的穷人, 根本就不能, 更不应该有家庭, 有孩子, 有亲人, 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可以保护他们。所以我希望有好心人可以帮我, 收养我的两个孩子, 免得他们被那些坏人欺负, 也免得他们再走我的老路, 重复着和我一样的命运。我的联系方式:18269982199一个即将离开人世有着的悲惨命运的孤儿临终求助。谢谢!!!说安徽, 到颍上;颍上出了个武运香。他先坑男来后霸女;胆大妄为实在猖狂。受害女恨言要告他;现原型他目露凶光。威胁哄骗他全用尽;受害女心中发了慌。心恨难消再出狂言;老公知道让你命偿。我哥在南京当大官;一个孤儿把我怎样。我有钱有势怕个啥;最后只有你们遭殃。狂言不止仰天大笑;表露嚣张是武运香。这个孤儿是他堂弟;也是他儿的表舅郎。亲朋好友他全不管;坑蒙拐骗他样样强。孤儿那时还未成家;赚血汗钱托他买房。房子只需钱两万二;两万九千他兜里藏。哄骗孤儿不知几钱;多退少补到时分祥。九七年把血汗钱交;九九年才肯给买房。零二年孤儿全家回;问当年钱可够买房。支支吾吾地不敢说;闪烁其词装武运香。他的老婆弥天谎 r>剩下两千全部花光。黑心无耻地骗人钱;坑壑一气夫妻双簧。说完这些全都不算;孤儿的新房也遭殃。新买的房子还没看;工人宿舍又当食堂。自己的房子空闲着;却让工人人家屋藏。乱七八糟惨不忍睹;糟蹋新房是武运香。喝杯茶润口再说他;有一天死了丈母娘。只为了一口棺材钱;苦苦相逼他儿舅郎。女的不顾是她亲妈;男的不管是丈母娘。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夫妇二人口中扬。两口子一对不要脸;狼狈为奸大闹灵堂。逼坏了两个儿娘舅;寻死觅活要把命亡。大的呼天抢地的哭;小的又碰头又撞墙。还好有众人来相劝;丧礼才未变笑话王。亲朋好友可以作证;你们说荒唐不荒唐。作奸犯科是两口子;生下儿子没人模样。偷走孤儿家钱和烟;小小年纪是个贼王。停下歇歇再喝杯茶;有了精神才接着讲。
       塌陷安置楼他承建;偷工减料地盖楼房。谁在他盖的楼里住;提心吊胆小心命亡。他们的丑行说不完;我已经累得人发慌。如果有想详细了解我的坎坷人生的和详细了解武运香是怎么欺压我和很多人的, 就请看完我的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