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需要强有力的中央主导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7日
       2013年12月30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任命习近平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小组负责改革的统筹设计、统筹协调、统筹推进和实施。其主要职责是研究确定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体制改革的主要原则和方针。
       政策、统筹、统一部署全国重大改革。事实上, 自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描绘改革新蓝图, 决定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以来, 社会各界对更快、更好、更深入的改革。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成立, 对进一步推进改革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 改革之舟已到了浅滩, 进入了一定的瓶颈状态。首先, 各部门、各领域、各行业容易改革的方面取得了或多或少的成绩, 但如何统筹推进各方面改革成为当前最大的难题。由于某些特定领域的内部改革, 由于体制问题的制约而无名, 或违背改革的初衷, 迫切需要以顶层设计来谋划和系统地推进改革进程。其次, 改革过程中形成了一些新的既得利益集团。突破他们的阻碍, 实现改革升级版, 还需要中央强大的政治意愿和领导力。改革领导小组既可以成为协调机制, 也可以成为凝聚改革力量的引擎, 同时保证中央权威得到落实, 政令畅通。近年来, “顶层设计”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个名词已经从建筑工程名词演变为流行的改革话语, 值得深思。主要原因是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摸着石头过河”改革道路上的种种问题。经过前期的探索和尝试, 当前的改革进入了一个越来越“摸不着头脑”的深水区, 这意味着要主动开辟新的道路, 而不是靠过去的经验和“”能够抓老鼠的实用性。现在已经没有可以摸到的“石头”了, 或者说是藏在水底深处, 所以我们需要另想办法。这显然意味着, 我们不能再停留在过去碎片化、部门化、基层化的改革格局中。要把基层自发的改革试验和上层自觉的改革规划结合起来, 把“摸着石头过河”和“摸着石头过河”结合起来。顶层设计”有机结合。显然, 顶层设计不能被神化。
       顶层设计不能取代甚至否定自发进化的必要性, 我们也不能错误地认为, 只要有顶层设计, 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
       顶层设计的主要意义应该是纠正迄今为止混乱的改革局面。主要目的是为局部自发勘探提供大方向。营造宽松的环境, 各部门和地方在落实中央改革方案时, 中央要为其配置充足的财力和物力, 以法治、动态博弈的方式处理好两党关系, 从而实现上层和基层之间的改革动力。合理互动, 实现“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条路径的辩证统一。强调中央顶层设计的主要着力点是改革行政体制本身, 理顺政府体制, 发挥行政效能,

其意义不能被政府占据社会空间或压制基层创造力所取代。毫无疑问, 推进改革需要一个有效和充满活力的市场。但另一方面, 推进改革也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政府, 这也是中国作为转型国家的必然要求。使“强市场”与“强政府”相得益彰, 完善权力监督机制十分重要。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包含部门利益。近年来, 政府公权力的异化和部门利益的反超, 对未来的改革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往往被概括为“公权力分立化、部门权力个性化、个人权力利益化、政策化”。 ——基于个人利益。”倾向。
       部门利益的异化使得部门在决策时只考虑自身利益, 偏离了政府决策的公共性, 无法公平合法地提供完善的公共产品, 而只关注自身利益的扩大。权力, 然后与其他政府部门争夺权力和利润。在承担责任的问题上, 他们互相推诿。西方经济学中的公共选择理论, 它的前提是政府机构和官员的行为也符合“经济人”的假设。当这些自私自利的行政机构相互交织时, 就形成了政府系统内部的碎片化。在这个过程中, 制度本身越来越膨胀, 官员寻租倾向越来越强, 行政效率越来越低。部门利益也越来越多地通过“部门立法”来劫持公共部门, 即成为自己的法官, 通过制定大量的行政法规和规章,

为自己的部门争取金钱和权力。狭隘的部门利益成为制约行政体制改革乃至整体改革的顽疾之一。 2013年实施的“正部制”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中央机构的增删改查, 未能从根本上打破这种局面。这一未完成的使命需要通过政府职能的彻底转变来完成。改革当然是一个放权放权、发挥地方主动性和创造性的过程。一方面是这样, 但另一方面,

从中央决策的角度来看, 改革也应该是一个确立和维护中央权威、彰显政治领导和执行力的过程。没有统一的改革领导小组的权威, 各种利益难以调和, 难以实现足够高效的决策, 导致改革不断停滞不前。在一定程度上, 这在过去十年左右发生过。 1998年, 原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SRRC”)被削弱。近年来,

引发了种种怀旧情绪, 不少人认为这影响了改革势头,

导致进入新世纪后的改革陷入停滞甚至倒退。在一定程度上, 今天成立改革领导小组, 是恢复经济改革委员会职能的一次尝试。如果实施得当, 可以保证中央重大政策和方向的落实。在中国转型、利益多元化但公民社会和社会监督机制不发达的情况下, 确实有必要利用这样一个顶层设计机构来遏制利益集团对改革进程的绑架, 维护基本的改革秩序, 避免社会财富、社会意识的两极分化和社会崩溃的风险, 对充满风险的转型过程进行合理管控。 (作者为资深财经媒体人) 中国体制改革组织沿革回顾 ●1979年成立经济体制改革组 7月2日, 成立经济体制研究组。很快, 该集团提出了一个思路:采取经济的方法, 通过经济组织管理经济, 实行计划调整与市场调整相结合, 在国家计划的指导下扩大企业自主权。 ●1980年, “改制办”诞生。 5月8日, 国务院机构改革办公室成立。国务院直属机构, 不在政府序列中。负责制定改革总体方案, 协调各方面改革工作。 ●1982年“体改委”专攻改革 5月4日, 国民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正式成立。经济改革委员会曾是中国政府最重要的部门, 与当时的国家计委、国家经济委员会并列。改革是设计和协调的, 但其组织的“高调”性质, 使得SRC的领导水平高于后两者, 因为SRC主任由当时的总理兼任,

除了某些时期. ●1984年, 城市经济体制改革步伐加快。 4月, 经改委在常州召开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座谈会。肯定沙市、常州、重庆等城市的做法, 要求加快城市经济体制改革试点步伐;简政放权, 搞活企业;开放市场, 搞活流通。 ●1985年从“计划”到“市场”的转变 “巴山伦会议”又称“国际宏观经济管理研讨会”。这是中国第一次引入西方经济学, 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的思想启蒙, 也是以政府-市场-企业为重点的。 , 市场引导企业”的政策作了理论准备。 ●1993年确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颁布, 中国真正开始发展市场经济。应该说, 这一重要历史时刻的到来, 与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理论研究和经济改革委员会对改革探索的不断推进是分不开的。●1998体改委”降为“体改办” 3月10日, 国家体改委改为高级别审议机构, 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设立为国家体改委办公室。体制改革办公室的成立标志着体制改革委员会的退出米现在。政府内阁组成顺序。今后5年, 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将主要承担国务院下达的研究课题。 ●2003年,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成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是由体制改革办公室和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合并成立的。其中, 经济综合改革司具体负责改革工作。 ●2013年“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成立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12月30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任命习近平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